郾城区金融办赴郝堂村探索学习“内置金融”

来源:郾城金融办 作者:郾城金融办 2018-08-30 17:29 发布人:郾城区金融工作局

 “一百万起步,目前千万级水平”。看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关于张远村的实验,不由会思考,是什么样的发展模式,能在农村把小农贷款搞得风生水起,规模超前呢?抱着这样的疑问,2018年8月,郾城区金融办工作人员赶赴中国乡建院“内置金融”实验第一个项目试点——郝堂村,实地调研“内置金融”在乡村振兴实践中起到的重要作用。

    信阳市是中国农村改革的最早一批试验区,2009年就给农民确权办证。发70年的产权证,农民就可以去抵押贷款,财产权就实现了,农民也就有了主体性。但农民拿到了证,却没有哪个银行认帐。在这种情况下,李昌平提出建设村社内置金融。经过筛选与对比,最后决定在当时最困难的郝堂村设立实验基地。

 当时的郝堂村到处污水横流,垃圾遍地,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,一点人气都没有,村里还常有老人自杀。李昌平提议:在郝堂村建一个养老资金互助社。政府出10万元种子资金,自己拿出5万元课题费,老人每人出2000元,大家一起建立一个养老资金互助社,目的是“资金互助促发展,利息收入敬老人”。找七个人做乡贤,一个乡贤出2万。年轻人要发展贷款需老人同意,存一万贷三万。乡贤担任理事、监事,再从老人里产生几个理事监事。七个乡贤、村干部、村民代表、党员代表和老人代表参与章程的制定。

    村主任(理事长)不能直接给农民贷款,要经过老人小组,年轻人需要给老人小组写申请,老人小组觉得这个后生不错,就做出担保,把土地抵押申请递到理事会去,理事会打个勾就通过了。这就杜绝了理事长权力太大,以权谋私,也不怕赌博、吸毒、黑社会混混等人威胁贷款。贷款额度由最初不超过5万,到后期10万至20万,只能贷款给本村人,每年结算要分红。
    凭着这些看似简单却有效的风控措施,郝堂村到今天为止,没有出过一笔坏账,风险控制的很好。开业那天合作社总资金是34万块钱,每年小年决算分配,40%收益给老人,40%收益做积累,10%收益做风险金,10%的收益做管理费。第一年入社的15名老人,每个老人分330块钱。第二年新入社48名老人,每个老人分500多块钱。第三年入社90多名老人,每个老人分720块。第四个年头(2011年),全村所有年满60岁的老人都要入社,那年每名老人分红800元。
    如今的郝堂村,第一感受不单单是整洁的村庄环境,秀美的田园风光,更有健全的公共服务和热情洋溢的精神风貌。他们的建设理念是,先修路,再治理农村垃圾污染,后建房。建房实行的是“四不”,即“不挖山、不伐树、不拆房、不填坑”。郝堂村对特色乡村文化的挖掘和提升,以及对美丽乡村建设的那种责任和激情,都非常值得学习和借鉴。
    通过美丽乡村建设,转变农民的生产方式和生活习惯;通过农村文化馆建设,创建群众喜闻乐见的精神家园。通过潜移默化,把生态、洁净、健康、文明的理念渗透到农业生产、生活的方方面面,不断地改变和提高农民的价值取向,不断提升农民的整体素质。在大力发展设施农业、旅游观光等特色产业的同时,把乡风文明建设作为乡村整体发展的重要内容,使郝堂村真正成为“产业兴旺、生态宜居、乡风文明、治理有效、生活富裕”的美丽乡村。
    郝堂村的案例很值得我们深思。
    如今的农村,大多都只剩下老人和小孩,年轻劳动力外流严重。很多想扩大种植和生产规模,或是外出打工创业的村民,虽然有各种资金需求,但都很难从金融部门得到相关的资金支持。在不发达农村地区,分散小农贷款规模小,成本高,信息不对称,风险管理难。山林,农地过于零碎,价值偏低,又很难成为有效的抵押品。多年来,在广大农村,农民的绝大多数土地和山林,无论是在国有银行,村镇一级的银行、小额信贷公司或者外资银行,都很难实现贷款。
    李昌平说:“农民的土地,农民的房屋都是财产,为什么就不能抵押贷款呢。我们要穿透一种金融,为我们自己贷款。我们的房屋都可以用来死钱变活钱,并且利息还归我们自己,这是解决农民的问题。”
    近年来,国家鼓励有序发展资金互助组织,引导农民专业合作社规范开展信用合作。同时要求农民合作社开展信用合作,必须经有关部门批准,坚持社员制封闭性,促进产业发展。对内不对外,吸股不吸储,分红不分息的原则。向村社内部的成员筹集互助资金,用于内部的发展,收益归内部,完全符合我们现有的资金互助、合作金融。如果郝堂村的成功经验能够得到复制和推广,那么对于打破农村的金融壁垒,或是发展普惠金融来说,都是金融发展的一次大大的提升。